| 设为主页 | 保存桌面 | 手机版 | 二维码

郑州中泰机械设备有限公司

包装机 灌装机 打码机

产品分类
  • 暂无分类
站内搜索
 
友情链接
  • 暂无链接
评论
阿富汗校园对女生敞开大门
发布时间:2021-11-22        浏览次数:        
 

  10月10日,阿富汗巴尔赫省马扎里沙里夫,7年级至12年级的女学生迎来开学。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在母亲带领下,每个女孩都穿戴上黑色的外套、长袍、头巾和面纱,当然也不能忘记口罩。据英国路透社报道,9月初,负责教育的部门发布文件,规定了该国女孩上学时的细节。值得一提的是,文件中没有规定女性必须穿罩袍。

  因为紧张,纳热斯16岁的妹妹哈迪雅在离开家门前晕倒了。美国《纽约时报》报道称,这些女孩认为自己很幸运。这家人生活在阿富汗北部的商业中心马扎里沙里夫,已经允许当地的女孩们重返中小学教室。在其他地区,多数女孩仍然待在家中。

  俄罗斯“今日俄罗斯”(RT)电视台报道称,官员多次承诺,该国女性的境遇将与上次掌权时不同,她们将被允许接受教育,包括研究生课程。

  RT称,在社会风气更为保守的阿富汗南部,女孩们需要继续等待,不过,北部的一些中小学已重新向女孩敞开大门。

  17岁的纳热斯兴奋不已。她是个优等生,立志成为外科医生。她的母亲夏基拉仍然心存疑虑。上一次掌权时,夏基拉失去了文学教授的工作,她为此哭了好几天。当时,女孩们被禁止上学,女性不能在社会中抛头露面。

  这一次,情况似乎有了好转,但这位母亲仍担心女儿们毕业后的境遇。女儿们回到法蒂玛·巴尔基高中上学的第一天,她向这所学校的一位老师提了个请求:请给纳热斯她们打好心理“预防针”。

  《纽约时报》报道称,在马扎里沙里夫,按性别划分班级和教师的新规定令教师短缺,许多女孩放弃了接受教育的念头。一些父母担心让女儿出门不安全,另一些人不认为让女儿读书有什么价值,因为适合女性的就业机会太少。

  教师们说,在马扎里沙里夫和昆都士的许多学校,只有不到一半的女生回到课堂。昆都士是阿富汗北部的主要城市,当地的中小学已对女孩重新开放。

  RT报道称,在20世纪90年代的政权时期,女孩们被禁止上学,这些限制在2001年政权被推翻后解除。根据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数据,到2018年,该国每10名在校学生中,有4名是女生。

  在马扎里沙里夫这样的城市,过去20年里,教育成为年轻女性走向独立的重要途径,学校是她们社会生活的中心。

  10月的一个中午,法蒂玛·巴尔基高中的走廊上挤满了身穿黑衣、戴白头巾的女孩。午休时间到了,她们的谈笑声在大理石中庭里回荡。

  在大门口,一群女生系好黑面纱的带子,另一些人把天蓝色的罩袍拉到头上,准备走出校门。大门两边悬挂着旗帜。

  校长沙迈尔·瓦希德·索瓦伊达告诉《纽约时报》,一个月前,她还不敢想象学校的走廊能再次热闹起来。当时,90%的学生留在家中。

  在于8月来到该市之前,大多数当地人从未见过成员。索瓦伊达说,一些人散播谣言,说会强迫年轻女性嫁给他们的战士。

  英国路透社援引国际人权组织的观点称,阿富汗新政府应向所有女性重新开放学校。

  日前,在马扎里沙里夫市中心的办公室里,的巴尔赫省教育主管阿卜杜勒·贾利勒·沙希德克尔对《纽约时报》表示,新政府计划很快在更多省份对女性重开中小学。

  “如果我们不能工作,上学还有什么意义?”在马扎里沙里夫,21岁的安诺莎坐在家中的客厅里,对《纽约时报》说。

  今年8月阿富汗政权动荡时,安诺莎正在读高三,她希望考进大学,学习工程学。此后,她一直没有离开家,大部分时间独自待在房间里,和两个好朋友网络聊天。

  在达齐克学院,数百名女孩坐在木椅上,参加每周一次的模拟考试。这是一家辅导学生备战大学入学考试的机构。

  “女孩比男孩更渴望学习。”达齐克学院经理哈齐克·胡塔克告诉《纽约时报》,“她们更认真地对待它。她们要证明自己。”

  对哈迪雅来说,兵荒马乱的日子很难熬。进入马扎里沙里夫时,母亲让她把课本藏到床下,用毯子盖住电视机和电脑,担心武装分子像上世纪90年代末夺权时那样,挨家挨户地收缴、销毁它们。

  结果,局势很快平静下来。6周后,高中已经复课,哈迪雅回到课堂。大学入学考试的辅导班也恢复了,哈迪雅把书从床下取出来,准备集中精力为明年的考试冲刺。

  “我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她对《纽约时报》说,“但我们必须学习,这是我们现在拥有的一切。”

  在母亲带领下,每个女孩都穿戴上黑色的外套、长袍、头巾和面纱,当然也不能忘记口罩。据英国路透社报道,9月初,负责教育的部门发布文件,规定了该国女孩上学时的细节。值得一提的是,文件中没有规定女性必须穿罩袍。

  因为紧张,纳热斯16岁的妹妹哈迪雅在离开家门前晕倒了。美国《纽约时报》报道称,这些女孩认为自己很幸运。这家人生活在阿富汗北部的商业中心马扎里沙里夫,已经允许当地的女孩们重返中小学教室。在其他地区,多数女孩仍然待在家中。

  俄罗斯“今日俄罗斯”(RT)电视台报道称,官员多次承诺,该国女性的境遇将与上次掌权时不同,她们将被允许接受教育,包括研究生课程。

  RT称,在社会风气更为保守的阿富汗南部,女孩们需要继续等待,不过,北部的一些中小学已重新向女孩敞开大门。

  17岁的纳热斯兴奋不已。她是个优等生,立志成为外科医生。她的母亲夏基拉仍然心存疑虑。上一次掌权时,夏基拉失去了文学教授的工作,她为此哭了好几天。当时,女孩们被禁止上学,女性不能在社会中抛头露面。

  这一次,情况似乎有了好转,但这位母亲仍担心女儿们毕业后的境遇。女儿们回到法蒂玛·巴尔基高中上学的第一天,她向这所学校的一位老师提了个请求:请给纳热斯她们打好心理“预防针”。

  《纽约时报》报道称,在马扎里沙里夫,按性别划分班级和教师的新规定令教师短缺,许多女孩放弃了接受教育的念头。一些父母担心让女儿出门不安全,另一些人不认为让女儿读书有什么价值,因为适合女性的就业机会太少。

  教师们说,在马扎里沙里夫和昆都士的许多学校,只有不到一半的女生回到课堂。昆都士是阿富汗北部的主要城市,当地的中小学已对女孩重新开放。

  RT报道称,在20世纪90年代的政权时期,女孩们被禁止上学,这些限制在2001年政权被推翻后解除。根据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数据,到2018年,该国每10名在校学生中,有4名是女生。

  在马扎里沙里夫这样的城市,过去20年里,教育成为年轻女性走向独立的重要途径,学校是她们社会生活的中心。

  10月的一个中午,法蒂玛·巴尔基高中的走廊上挤满了身穿黑衣、戴白头巾的女孩。午休时间到了,她们的谈笑声在大理石中庭里回荡。

  在大门口,一群女生系好黑面纱的带子,另一些人把天蓝色的罩袍拉到头上,准备走出校门。大门两边悬挂着旗帜。

  校长沙迈尔·瓦希德·索瓦伊达告诉《纽约时报》,一个月前,她还不敢想象学校的走廊能再次热闹起来。当时,90%的学生留在家中。

  在于8月来到该市之前,大多数当地人从未见过成员。索瓦伊达说,一些人散播谣言,说会强迫年轻女性嫁给他们的战士。

  英国路透社援引国际人权组织的观点称,阿富汗新政府应向所有女性重新开放学校。

  日前,在马扎里沙里夫市中心的办公室里,的巴尔赫省教育主管阿卜杜勒·贾利勒·沙希德克尔对《纽约时报》表示,新政府计划很快在更多省份对女性重开中小学。

  “如果我们不能工作,上学还有什么意义?”在马扎里沙里夫,21岁的安诺莎坐在家中的客厅里,对《纽约时报》说。

  今年8月阿富汗政权动荡时,安诺莎正在读高三,她希望考进大学,学习工程学。此后,她一直没有离开家,大部分时间独自待在房间里,和两个好朋友网络聊天。

  在达齐克学院,数百名女孩坐在木椅上,参加每周一次的模拟考试。这是一家辅导学生备战大学入学考试的机构。

  “女孩比男孩更渴望学习。”达齐克学院经理哈齐克·胡塔克告诉《纽约时报》,“她们更认真地对待它。她们要证明自己。”

  对哈迪雅来说,兵荒马乱的日子很难熬。进入马扎里沙里夫时,母亲让她把课本藏到床下,用毯子盖住电视机和电脑,担心武装分子像上世纪90年代末夺权时那样,挨家挨户地收缴、销毁它们。

  结果,局势很快平静下来。6周后,高中已经复课,哈迪雅回到课堂。大学入学考试的辅导班也恢复了,哈迪雅把书从床下取出来,准备集中精力为明年的考试冲刺。

  “我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她对《纽约时报》说,“但我们必须学习,这是我们现在拥有的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