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设为主页 | 保存桌面 | 手机版 | 二维码

郑州中泰机械设备有限公司

包装机 灌装机 打码机

产品分类
  • 暂无分类
站内搜索
 
友情链接
  • 暂无链接
历史
通过拆借市场先拆出再拆入 理财资金涉嫌变相放贷
发布时间:2021-11-23        浏览次数:        
 

  以美元6个月固定收益理财产品为例,4月份该类产品平均年化预期收益率达到了6.18%,而同期LIBOR(伦敦银行同业拆放利率)仅为3%。4月以来,国内商业银行共推出约30款各期限美元固定收益理财产品,最低和最高年化预期收益分别达到4.5%和6.7%。

  一般来说,固定收益类理财产品,无论是人民币还是外币计算,其收益回报都比较稳定,且应该与本币的利率走势正相关,基本比同币种定期存款利率稍高即可,如果能高50到100个基点就算很不错的理财产品了。

  在今年3月以前,国内商业银行美元固定收益理财产品的平均收益率基本与LIBOR持平,基本在3.5%至4%之间。然而今年4月以来,国内商业银行发行的美元固定收益类产品,期限从3个月至1年不等,其年化预期回报水平均超过1年期LIBOR200到500个基点不等,而同期,由于美联储最近两次降息后,美元利率是不断下降的,美元理财产品的收益却表现出与LIBOR严重背离的态势。

  如建行推出的汇得盈美元产品,3个月期限的收益率为5.25%;兴业银行推出的外汇通美元产品,6个月期限的收益率达到了7.8%;中行发行的三款6个月的汇聚宝美元产品,收益率分别为4.5%、5%和6.3%。总体来看,目前美元理财产品收益率仍有逐渐上升的趋势。

  考虑到目前国内美元1年期定期存款利率为3%,1年期LIBOR利率为3.01%左右,据此,美国国债的利率水平最多也就比LIBOR再稍高一点,而美元固定收益类理财产品的主要投资对象就是美国国债等低收益、低风险投资品种。

  在美元利率不断走低的形势下,国内银行间美元同业拆借利率却逆势上行,进入4月后,国内6个月美元拆借利率与LIBOR的差距一直维持在300到400个基点,最高一度达到500个基点。即,近期国内美元同业拆借利率最高达到8%。

  2008年以来,一方面监管部门大量削减银行外债的额度规模;另一方面国内银行的美元存款增速缓慢,导致各银行普遍缺少美元,对美元的需求强劲。在存款的路径无法走通的情况下,补足美元资金缺口只剩下靠理财产品募集美元一条道。

  “既然美元储蓄持续走低,但企业对美元的贷款需求并没有减少,银行就把以美元理财产品募集的美元资金,通过拆借市场先拆出再拆入的方式,把融来的美元资金再放贷出去,导致了美元理财产品收益率的高企。”民生银行贸易融资部人士透露。

  在同业拆借市场,交易双方只需各自报价,并不是“一对一”的操作,拆入方融入美元资金后,对方并不知道资金的对象和流向,这就为银行放贷创造了条件。由于美元资金拆出方并不知道拆入银行是谁,也就无法从查考和比较拆入方拆入资金量的大小与其美元贷款增加量的关系去推断是否将拆入资金放贷出去。

  “按规定,拆借市场的资金是不能用于放贷的,但实际上放贷却是普遍现象。但一般银行人民币存款比较充足,不会考虑以类似美元理财产品的方式来运作。如果银行拆出拆入的美元资金数量相同,那么就相当于银行将美元理财产品的资金‘直接’用于美元贷款,只不过多了拆借市场的过渡而已。”一位银行的交易员表示。

  此外,银行也可以委托信托等其他机构来进行类似的操作,但多了个有形的机构,就等于多了一层风险,还是借助银行间同业拆借市场更为便利。而且,银行通过这种方式操作的都是有美元短期贷款需求的客户,一般不超过1年,甚至只有3到6个月,如果把资金交由其他机构运作,不仅多出一层费用,能否及时收回资金也要仰赖其他机构的脸色,对银行不利,增加了操作风险。

  至于利率倒挂银行如何收益,不能只看一笔交易的利率,由于在银行的所有放贷资金的结构中,以理财产品获取的资金量并不占大头,其资金负债的结构非常复杂,既有以储蓄、境外借款等形式存在的低成本资金(约3%),又有像拆借、理财产品募集等的高成本资金,加权平均计算,即使达到6%也有利差空间存在,银行获益应该不是问题。

  一季报显示,28家上市金融企业中超过60%在一季度出现汇兑损失,金额接近70亿元。有分析指出,国际资产估值水平下滑,外汇敞口较大,尤其是在人民币对美元不断升值的趋势下,作为外汇敞口主要表现形式的美元贷款的风险敞口有加速升高的态势,而国内银行在此时却不断借助各种手段放贷美元,风险不断扩大。

  而由于监管不力,加上有利可图,使得银行通过发行美元理财产品吸收资金的做法越演越烈,这将会迫使各银行争相提高产品收益率,使得银行筹集美元资金的成本不断提高,今年3月同类产品平均收益不足6%,而4月平均收益已飙升至6.5%以上。随着外汇贷款的增多和银行负债的加大,银行面临的实际操作风险也呈现不断放大的趋势。

  央行上海总部数据显示,4月份上海中资银行外汇存款继续减少,当月环比减少3.1亿美元,同比减少5亿元。同时,为控制热钱,外管局再度削减了境内机构外债额度,自2007年4月至2008年4月,中资行短期外债余额调整至2006年度核定指标的30%以内。

  也就是说,一方面是商业银行外汇负债不断减少,而同时其外汇资产的需求却在增加,银行为了自身利益,只能继续靠理财产品募集外汇资金来应对客户的外汇信贷需求,这一矛盾的不断扩大也会加剧风险的不断放大。

  “由于每家银行都会有美元或外汇信贷的需求,几乎所有的银行都加入到了这个风险游戏中,各银行之间相互发行理财产品、相互拆借美元资金成为银行间的操作常态,每个银行既是拆出行、同时又是拆入行,时间一长,银行间的系统性风险就无法避免。”上述民生银行人士说。

  理财环境决定理财方式 当前环境我们该如何理财?(05-19 09:16)

  公益事业也需要理财 建立公益性的赈灾互助基金(05-17 10:35)

  既能获得保障又不受损 加息背景下如何保险理财(05-16 09:13)